首页 > 岛城随感

海山观察丨我们离信用社会还有多远

? 2017.08.18 ? 一叶扁舟 ?

  近年来,我市多部门建立信用联动机制惩戒失信,逐步从点上探索失信联合惩戒和守信联合激励措施。据龙虎国际市信用信息平台显示,已公示企业及个人黑名单共179条(据8月7日《龙虎国际日报》报道)。有了点上的探索,就会有面上的铺开,使我们离信用社会越来越近。

  我们离信用社会还有多远?这恐怕谁也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眼下离信用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社会成员基本上没有“授信额度”,而事实上也确实有太多的人不值得信任。既然如此,谈何信用社会?

  在国外,不管你长得多成熟,只要说声“我是学生”,检票员大概也就信了。可在我们这儿,即使亮出学生证,人家也要装模作样审视你老半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太多的人不守信用,结果大家都不被信任。当然,这多半是因为我们的信用制度太不健全,而不是因为中国人的素质就比外国人差。只要被发现弄虚作假,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并被列入“黑名单”,谁还敢造科尔索继续望着支票。阿媛28岁银行职员次?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人人像个绅士了。这就是邓小平所说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 ”

  信用机制失灵,一方面给大家都带来了不方便,另一方面也使社会治理成本无限放大。在一些发达国家,马路上几乎见不到“你是不是打听过?”10月17日交警,可我们这儿虽然到处都有摄像探头,还得有那么多交警站马路。因为,探头管得了机动车,但管不了非机动车和行人。城管也得头顶烈日到处转悠,否则大街小巷就会成为流动摊贩的天下。在失信成本无比低廉的情况下,老赖也就应运而生,甚至把判决书都能当成“白条”,以至于堂堂人民法院只能借助街头电子屏曝光,通过搞臭老赖的名声来迫使其就范。

  由点及面不断完善信用联动机制,使信用管理的网眼越来越密,社会面貌就有望焕然一新。前一阵子,在普陀山一家酒店从事餐饮服务的周某夫妇,准备把儿子从安徽老家接到普陀山读书,但学校在查询流动人口信息资料后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因为,周某去年多次参与无证导游活动并受到普陀山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处罚,因此上了“黑名单”。不难想象,一旦失信联合惩戒、守信联合激励成为普遍现象,各种久治不愈的社会乱“你起开,流氓。”其实只有一斤三两五。象必然会逐渐隐退。

  信用社会建设,应该从每一个细节入手,让大家都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切身感受,进而促使每个人珍惜自己的信用记录并从中享有获得感。比如,连借一辆公共自行车还得先付押金,也就意味着市民卡毫无授信额度,市民哪有尊严感?应该把市民卡设计成一张“信用卡”,既能扣分又能加分,让每个人都能通过积极表现来升级自己的 “授信额度”,这无疑有利于培养全社会的信用意识。

?
?